繁水

时隐时现/杂食动物

2:23初亏

3:20左右 如图 形同眼球×

3:30后 没几分钟血月就给薄云吞去 剩桔红的火星钉在虚空里

4:45 闻白头鹎啼啭 鸣蛩未歇
又一日皎晶好天光

(饿…

枫叶空零落 行人踪迹尽杳杳 一一覆白雪

年初的放飞自我(

给友人的生贺 花になれますように

幻花的颜色真是太温柔了。

(第一次尝试照片→板绘,线稿毫无技术含量然而上色real费时 ( ¯▽¯ ;) 

【伞修】午后有雨

*莫名其妙的短打

*因为下雨突然想写

*清汤挂面文笔



天气预报准了一次,叶修迷迷糊糊地望向窗子,窗帘的缝隙间渗进来的是晦暗的天光。一看挂钟,好嘛,都下午一点半了。

他毫无一跃而起的冲动,只是再度陷进枕头里,不动声色地抻了抻双臂,顺便把苏沐秋横在他肚子上的右手抖下去。于是某位朋友摊出的肆无忌惮的半张大饼给压缩成了委委屈屈的油条。

苏沐秋咕哝了一下,眉头一皱,睫毛便开始不情愿地抖啊抖。叶修看着苏沐秋的睫毛将光线扰动、过滤,仿佛两只毛茸茸的小动物不安分地拱动,觉得有点好笑。

小动物的形象突然消失了。苏沐秋偏过头来,刚睁开的眼睛镀着浅浅的水光,目光不打弯地撞进叶修眼底,带着正在启动的茫然。

“……我靠好饿。”这是启动完成的首句感言。

“你以为呢?昨晚不是一顿泡面打发的嘛……现在都下午了。”

“只有玩荣耀时才不用物理补给。”

刚离开睡乡的两人,嗓音都尚显沙哑。他们很默契地回归沉默,暂时放空。

屋外是盛大的雨之宴,屋内蓄着梅雨季慵懒的湿气。被子也有点潮了,等开太阳了得拿出去晒晒,苏沐秋想着。但是被窝暖烘烘的,露在外面的肌肤则微凉,温度适宜,气味适宜,一切都好。

“等会儿去煮点面?我记得之前买的火腿肠还有剩的。”

“行。青菜也还有。再打个蛋进去什么的。”

“苏沐秋你可别再打成蛋花汤了!”

“……那次纯属失误。”

“啧啧,炫耀手速也不是那么个炫法。”

经过安定而友好的探讨搞定了食谱的两人决定再赖床赖到天荒地老。下雨天嘛,当然是舒舒服服地窝着了。

安安静静地听人间的风风雨雨来来往往,就好像日子可以一直平平和和地过下去。

所以,当许多年后叶修又一次在落雨的午后醒来,被潮乎乎的既视感笼罩,他抻了抻双臂,感到有舒适的暖意流遍四肢百骸。

他仍然喜欢着这样的时节。


点开直播fs已过半,抖抖索索看完抬头撞上半扇水汽浓重的月亮,突然有种宿命的意味。可是这种宿命会带我们去向更好的地方。就是揣着一颗滚烫的心脏,继续向前奔跑吧。

PP写道:“所有的苦难与背负尽头,都是行云流水般的此世光阴。”

《推理之绊》中的鸢尾花意信者之福,诅咒之子们云淡风轻地与深渊共生。

等你 下个赛季的风景。

又一年落红归故里

情人节快乐!

(滤镜也救不了色差(不知道有没有表现出cp向

走吧/人间的孩子/和一个精灵手拉着手/走向荒野与河流
“小队长,今天是立春啦。”

(画不好银河_(;/」∠)_